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乡村大胸器28-30章】【作者:不详】【未完待续】

本帖最后由 go2014 于 2017-11-1 20:49 编辑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陈天明的阴招

  下面那根黑漆漆的巨棒,早已将火药填充完毕,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龙根紧抓着两半白花花的屁股蹲儿,使劲儿往外翻,“吼啊”喉咙深处响起一声闷哼之声,目送着巨棒进入屁。眼儿,边缘磨擦出“滋滋滋”的声音。  “啪啪啪” 加快抽送速度,巨棒以往如前,一直送到最深处。差点儿捅到陈香莲胃部似得,陈香莲吃痛又给疼醒了过来。嘴巴张得老大,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白花花的身条子掀起一阵猛烈的颤抖。跟中风了似得。  “砰砰砰”

  毛茸茸的大腿根子来来去去撞击着大屁。股,陈香莲渐渐适应擎天之柱捅入内脏的感受,胀鼓鼓的紧实感充斥全身,身子猛地软了两分,热了起来。  “滋溜哧溜”  又是一阵抽动,擎天之柱被包裹的无比紧实,贴合着巨棒表层磨啊磨的,水没了又在下面小缝里掏两把,伸进食指来个双管齐下,捅的陈香莲飘飘欲仙。  “啊爽。死了”持续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将屁股缝儿扳开,龙根慢慢抽出巨柱眼瞅着脑袋一晃一晃的滴答下一点一点的白色液体。

  “啪”轻拍肥臀,屁。眼儿都给捅红了。龙根邪恶的笑了笑,暗骂道:“不怕你是寡妇,经历的男人多,老子一棒子下去就能整死你。他奶奶的,这下爽了吧,爽得你狗日的几天都下不了地”  陈香莲赤条着身子趴在床上,腿叉开,正中毛茸茸的两个洞流淌着点点白色液体,哈吃哈吃的喘着粗气,渐渐进入了梦乡。  “咚咚咚”一阵吵闹声惊醒了龙根。

  暗骂了一句,龙根穿好裤衩走了出去。却看见表婶沈丽娟正面红耳赤的跟人争吵,情绪十分激动,一旁的沈丽红也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咋的啦难道让龙傻子抬石头不行”陈天明腆着大肚子,两只贼溜溜的眼睛在沈丽娟姐妹身上来回打量。  胸前像塞了两只大白腿一样,胀鼓鼓的,情绪一激动,还跳来跳去。盈盈一握的腰身下,肥臀翘挺,圆润。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那大屁。股墩儿。  陈天明硬压着裤裆里的一阵搅动,要日这俩婆娘,非得把龙傻子给整死才行这个龙傻子,裤裆那玩意儿不能使也就算了,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啊。天萎又日不了婆娘,偏偏又守着村里最俏的寡妇。偏偏这龙傻子对沈丽娟极好,不让其受一丁点儿委屈,自己前两日想来占点儿便宜,硬是被这臭小子给搅合了,还带了一身的伤。这不,伤势刚好,寻摸了一条损招,来找龙傻子的晦气了。   “沈丽娟,你自己看看,咱们村里这条路都烂成啥样儿了啊,党说的好,要致富,先修路。修路是给全村人民造福的大事儿。龙傻子也是二十多岁了,抬抬石头咋的了,又不是没力气”陈天明大手一挥,“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让龙傻子出来抬石头。每家每户都得抽出一人儿来。必须抬,不然,你这小卖部就别开了”  沈丽娟气得牙根儿只打颤,这王八蛋太欺负人了。不就是揍了你两拳头吗让小龙去抬石头,那不是要小龙的命, 沈丽娟虽然没抬过石头,却知道抬石头的危险,别看一根儿棒子两人扛,可抬石头有讲究,要两人同时起身,双方承受的力道差不多;可要是一人猛地抬了起来,百分之八十的重量可就落到另一个人身上了。小龙能日人不假,裤裆那玩意儿也大,可抬石头怎么能行小龙本来自大都市,啥粗话也没干过,脑子也给整坏了,哪会抬石头,这一去还不被陈天明给整死, “不开就不开,有什么大不了”沈丽娟牙一咬,豁出去了,怒等着陈天明。   “你”  陈天明也愣了愣,一开始想,这超市是沈丽娟的心头肉,别看店子不大,投入可不小,怎么也得有个五六万。可沈丽娟说不开就不开了,这可咋整!  “表,表婶,”一道傻呵呵的声音响了起来。却见龙根挑开幕帘,高大魁梧的身材露了出来,结实的臂膀,撇开腿走了出来,模样很是硬朗,只是,样子傻了一些,没啥灵气,一嘴的哈喇子流得老长。  “表婶,别,别,超市,超市咱们一定要开的,不,不然咱们吃什么啊”龙根晃悠着脑袋,傻里傻气中又透着点儿正经道:“村支书说的,说的对。要致富,先,先修路我,我去,抬石头嘛,小,小龙有劲儿”, 好不容易说完了一整句,嘴角粘乎乎的哈喇子又流了下来。 “你看你看,小龙虽然脑子不好,可还是有见识,懂礼数的嘛。”陈天明闻言立马跳了出来,笑着道:“丽娟啊,你就别担心了。小龙身子骨软,这我知道,我会给他派轻松活儿的,这每家每户都出了力,小卖部不出人儿,我这当支书的也不好说话不是。” 沈丽娟眉头紧锁,看了看龙根,又看了看陈天明,心下猜疑不断。   要搁自己肯定不愿意小龙去抬什么狗屁的石头,村里人谁不知道陈天明一肚子坏水儿,有仇必报。前两日挨了顿胖揍,明眼人都知道找茬来了,可小龙咋还往上凑合呢?   “表,表婶,你,你别担心,小龙,小龙有力气呢。”龙根咧嘴傻乎乎笑着。   看见那傻乎乎的笑容,沈丽娟释然不少。自己不就是被这样给占了便宜么想到这儿,沈丽娟俏脸一红,一直红到耳根子,暗暗道,小龙就是个扮猪吃虎的人,说小龙傻的人才是他妈。的大傻蛋。“那,小龙你去吧。担心点儿啊”沈丽娟应承下来。龙根傻乎乎的笑着,说了句,我去换衣服马上就来。陈天明乐了,嘴角扯起一抹坏笑的弧度,暗骂道:“傻子就是傻子,看老子不整死你抬石头,老子用石头压死你”

  只是,陈天明不知道,龙根不仅不傻,反而精明的很。几乎日光了自家所有女人,就差没把自己祖坟挖了日走哪儿都觉得脑门儿上绿油油的。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要致富,先修路”这话本身没啥问题,相反很有道理,至少龙根是认同的。

  早在到乡下之前,想自己当初可也在大都市上过学的,任何一个地区想要快速发展,首先要解决的必然是交通只有快速、安全的交通才能推动经济进步。乡下修路虽不敢说致富,却也能方便乡下人。“陈天明啊陈天明,想整老子嘿嘿,老子连你婆娘儿媳妇儿一起整了”龙根坏笑一声,冲沈丽娟姐妹眨巴了两下眼睛,跟着陈天明去了。乡下修路是件大事儿,全村几百家人,几乎家家出动一个劳动力,否管男女老少,都得刨刨土,割割草,真正需要抬的石头少之又少。村里青壮年多的事儿,哪里轮得上龙根,一个傻子呢? 明眼人一眼瞧出来了,陈天明想要报复。却没人敢吱声儿,谁让人陈天明是村里的一把手呢? 龙根倒也不含糊,留着一嘴的哈喇子,见人就咧开嘴笑,就跟一傻子似得。这才走了几步路,就见着了两个老相好,陈香莲跟吴桂花。更凑巧的是,这俩人都是老陈家的人。   见龙根也来修路,吴贵花愣了愣,扛着锄头冲陈天明打了个招呼。  “爹,龙傻子咋也来修路了”,  陈天明将手背在身后,腆着大肚子,脑袋微抬,目光呈向上四十五度,严肃道:“怎么傻子就不能修路了”,“没听说过,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吗瞧龙傻子长得多壮实,光吃饭享受了,屁事儿不干,那怎么行咱们村里可不养闲人”,  “哼”  吴贵花重重的哼了哼鼻子,扛着锄头一边儿去刨土了,心里却是嘟噜开了。  前两日老爹被龙根给揍了,在村里可闹得沸沸扬扬,就老爹这睚眦必报的性格,不把龙根整死决不罢休自己下面这洞口刚刚给堵上,小龙要死了,自己可咋办不行,我得想个办法帮帮小龙, 陈香莲也跟吴贵花打着同样的主意,当了八年的寡妇,好不容易寻了根儿大棒槌把洞口给堵上,终于不流水了。如今大哥却要把小龙往死里整,陈香莲自然不愿意。  可也不能直接对大哥说,龙根裤裆那陀鸡。巴大,日过我,日得很爽,你不能整他吧。   “天明哥,我这儿缺人手抱石头,你把龙根给我派过来,快点儿,可累死我了”陈香莲急中生智,抹了一把额前汗水,催促道。 陈天明不高兴的哼了一声,咋大妹子都跟自己作对呢,龙根自然知道陈香莲的好,笑哈哈的跑了过去,抱起小石块往路上扔,眼睛却盯着陈香莲的真空胸膛。 因为天热,陈香莲也懒得戴奶罩子,一挥锄头,出了汗,两颗大丝瓜沾满了汗水,贴在汗衫上,轮廓骤然清晰起来;猫着腰,挥舞着锄头,撅着肥臀,屁股缝儿完美的印在了裤子上,两条大腿微微撇开。  “小龙,你可把婶娘整惨了哦,屁。眼儿给你捅的,早上拉屎都成问题。好不容易挤了一坨出来,还带血。嗯,不过挺舒服的。” 等龙根一靠近,陈香莲见四处无人低声说道:“等婶娘休息两天,再给你日好不好昨晚实在是太痛了”“嘿嘿”奸笑两声,又恢复了那傻里傻气的模样,伸手在陈香莲屁股墩儿上掐了一把,小声道:“把陈天明给我整过来,狗东西就想着欺负我,老子要把他给废了。” “这,不好吧,那是我大哥”陈香莲犯嘀咕了。 做妹子的整整大哥也就算了,可要帮着奸。夫把大哥给整废了,也不太好吧。 “球的不好你做不做,不做老子以后就不日你了,让你天天被黄瓜操” 。 龙根低声骂道。这婆娘脑袋咋转不过弯呢,自己日了他,就是他的男人了,这胳膊肘咋还往外拐了,  “我”陈香莲眉头一拧,犯难了。“龙傻子,快点儿搬石头,你狗日的磨蹭什么呢不想吃饭了是不是”, 正在这时,陈天明叫嚷了起来,气哼哼的走了过来。正愁找不到机会找茬儿呢,这小子居然偷懒,叽里咕噜跟香莲妹子说话,这不往枪口上撞吗?龙根假装吓了一大跳,忙道:“村,村支书,我,我在干活呢。可是,可是这块儿石头太大了,我一个人搬不动,要不你跟我一起搬一下”   将计就计,狗东西不想算计老子吗老子给你来个顺水推舟。跟老子比力气,小爷不仅裤裆这坨家伙事儿大,日了你的婆娘,这手腕有的是劲儿,你可别嘿嘿!  “没出息的玩意儿,这么大个,却是个银杆腊枪头,球用”陈天明骂骂咧咧走了过来,心里却是笑开了花。 这傻小子居然让自己帮忙一起搬石头,不找死呢吗自己一年四季干过村里一大半的女人,没点儿力气能行, 石头有些大,四四方方跟块大豆腐似得,至少得有三百来斤,这石头的确不小了,龙根一个人还真抱不动。

  “来,你掀这边我用铁锹撬”陈天明围着石头打量了一眼,选了个高点,自己稍微用点儿力气,这石头就得滚到龙傻子那边去,没点儿力气肯定把持不住。砸实了,大半个脚掌可就废了,龙傻子嘿嘿笑着,应承了下来。光着膀子上去了。嘿唷,一二三,起“两人吼了一声,石头起来了。陈天明见龙傻子将石头顶在手臂上,铁锹猛地一撤,正打算看笑话来着,却不料,石头像长了眼睛似得,居然朝着自己翻滚了过来,砸向了双腿,”哎哟,哎哟喂,老子的腿“陈天明哀嚎一声,两眼一瞪,痛晕了过去。啊村支书,你,你没事儿吧石头咋的砸你了呢”龙根吓的一脸惨白,抓扯着陈天明的衣袖,使劲儿摇晃。一脸担忧,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儿。 这样砸下去,这双腿算是废了,  “支书,没,没事儿吧。”  “大哥,你咋的拉,快,快醒醒”陈香莲吓的俏脸儿煞白。  “爹,你” 一会儿,陈天明身边围了好多人,将龙根给挤了出来,吴贵花悄然将龙根拉到一边。

  正文 第三十章 被偷窥

  七月,乡下玉米地一打眼望过去,一片葱郁,绿油油的好不美丽。大片的叶子撑起来,将玉米地里两团白花花的身子遮挡的结结实实。距离陈天明被砸断双腿过去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吴贵花与龙根在玉米地也大战了两个回合,俩赤条条的身子搂在一起,正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嗯嗯,别,别捏,轻点儿” 吴贵花扭了扭小蛮腰,一只奶。子被龙根捏在手心,小蓓蕾轻轻一掐,一声闷哼响起。另一只奶。子猛地一晃荡,瞧的龙根心神一阵荡漾。

  “嘿,刚才不还让老子用力捅你吗咋的,这会儿就遭不住了”龙根嘿嘿坏笑两声,又掐了一把。  刚刚受过雨露的女人,皮肤雪白泛红,阳光下,一张绝美的瓜子脸儿天天向上,嫩的快滴出水儿来,谁说农村的婆娘不水嫩来着不仅水嫩,还他娘的直接大胆,脱了裤子就敢跟你干,  “小龙,我爹那腿是你在使坏吧”吴贵花问了一句。龙根撇了撇嘴,“咋啦这也能怪我”,  “不是,我爹那人你不是不知道,老陈家家丁旺盛,一大家子人扛着锄头要揍你,我看你咋办”爽过之后的吴贵花有些担心了。自家老爹啥性格还不知道别说砸断他腿了,就是白他一眼都得找回场子,扭着跟你闹腾。这回腿给整断了,不要小龙的命才是怪事儿“怕个求,要敢找老子的麻烦。来一个收拾一个”, 龙根一脸的不以为然,自己好歹读过书,懂得法律常识。村里人儿谁不知道,自己脑子有毛病,美人儿在怀,哪有不享用的道理要说吴贵花的身材火辣得很,爆。乳,细腰,大屁。股。皮肤白净光滑,跟白玉似得。偏偏还生了一张绝美的脸庞。想想裤裆那陀玩意儿猛地就是一硬。 “来,再干一炮”

  龙根翻起身来,把吴贵花按在了地上,剥开两半屁股墩儿,掏出黑黢黢的棒子使劲儿磨砂,不一会儿,一股热流哗哗的流了出来。 “别,别整了,再整尿都不敢撒了啊哟”

  吴贵花一声痛叫,只感觉小洞猛地被塞满,一直顶到花蕊深处,灵魂猛地一颤,整个身子软了下去。 咿呀,啊呀的叫嚷了起来,啪啪啪的响声在玉米地正中响个不停,两手撑在地上,两颗大奶。子前后来回不停的晃荡。 “啪啪啪” 龙根张开大手,紧扣着小蛮腰,目送黑黢黢的棒子进入小。穴,进进出出,一抽一送,带着点点白斑。  突然很喜欢这种背插式,小缝儿更加紧实无比,更容易将巨棒送入小洞最深处,每一次的抽送,擎天之柱都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实感,满足感,包裹的结结实实,小腹处那股邪火燃烧的似乎更加厉害了。

  龙根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了  “啪啪啪,哒哒哒,砰砰砰”  “啊啊啊嘶哦哦哦” “啪啪啪”绿油油的草地里谱写一曲美妙的肉体撞击乐章,伴随着阵阵“哼哼哈哈”的无字哼唱,呻吟,喘息之声, 夏天,烈日炎炎,喝的水多,尿的尿多。田翠芬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赶上了村上修路,早上喝了一碗稀饭就屁颠屁颠儿的跑来了。

  刚才看热闹,陈天明的腿断了,刚刚送走,大家伙儿又接着修路,刨了两下,尿意十足,没啥好地儿,窜进了玉米地,脱下裤子,噼里啪啦冲击着黄泥巴,窸窸窣窣的尿了半分多钟,这才起身提裤子。 田翠芬年轻貌美,是村里难得的俏媳妇儿之一。婆家老爹又是村里的村长,自然不能取模样差的儿媳妇儿。 再者,魏文武的小儿子,魏武也是个俊小伙,是个泥巴匠,手艺活。给人修房子砌砖的。有本事得很呢,自然把媳妇儿养的白白胖胖,白花花的屁股太阳一照,直反光。晃的人心神失守。  不过福祸相依,好日子是过上了,可田翠芬下面那小洞却空虚的很,结婚一年多了,跟男人上炕的机会不超过十次,为啥魏武经常在外面干活不着家,跟守活寡有求的区别, “痒死了,”田翠芬皱了皱眉,将面包片儿上的沾的草叶子给取了下来,面片里夹着的那地方却痒了起来,忍不住用手一扣,“嗯哼,”猛地一声闷哼。“啪啪啪”伸进俩手指,用力往里面捅了捅,整个人身子一软,叉开着双腿,一条黑漆漆的屁股缝儿露了出来。 “该死的魏武,把老娘娶过门就不管了,要再不回来,老娘不用大黄瓜,就只能去偷人了”, “啪啪啪,啊啊啊”一阵销。魂蚀骨的声音传来,若隐若现,吸引了田翠芬。 田翠芬自然清楚这种声响意味着啥,脸脖子一红,提上裤衩循着声音找了去。走了两步,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愣是说不出来话了。玉米地正中,掀倒一大片玉米地,玉米叶子垫在下面,两团赤条条的白花花身子裹在上面,吴贵花跟妓。女似得,岔开双腿,跪在地上,两只手撑在地上,紧闭着眼里,张大了嘴巴叽叽喳喳的叫嚷着,说不出的爽快。

  后面一根儿黑黢黢的巨棒,像大棒槌一样,一下又一下的插了进去,撞击着小臀尖,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原来是吴贵花这婆娘在偷人咦,这不是龙傻子吗咋的”田翠芬这才看清楚男人,居然是龙根。田翠芬吓了一大跳,虽然嫁过来不久,可村里的闲话也听了不少,龙根就是其中之一,裤裆那玩意儿硬不起来,还是个傻子。偏偏有个漂亮的表婶侍候左右。可,可龙根在日女人啊!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田翠芬想不明白了,天萎的棒子也能如此硬,如此大硬梆梆,黑黢黢的,比家里那根儿擀面杖还大,还粗。这一棒子捅进去,那“啊”田翠芬感觉下面一热,轻轻摸了一把,湿透了,粘乎乎的沾在手上,蹲在一旁看了起来。 幻想着自己就是那被干的吴贵花,半闭着眼睛,舔舐着有些干涸的嘴唇,享受着那美妙的时刻。被填满,彻底被填满的欲望沟壑,那棒子一定很舒服,“嗯哼”田翠芬狠狠抠动着屁股缝儿那条小溪流,情不自禁的叫嚷了起来。

       字数:5393

      【未完待续】